《长安》一日出品、导演、平台“接力”三年

时间:2019-07-09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这位从都市剧走入大众视野的70后导演,凭借《海上牧云记》证明了自己的制作能力,而近期爆火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则证明了他的商业能力与艺术审美。

  毕竟是年度投资体量排得上号的大制作,据河豚君了解,该剧制作成本近6亿,远高于《海上牧云记》的3亿多成本。2017年11月开机,耗时7个月拍摄。为了真实还原大唐的一天,剧组还耗资5000万建了座70亩的唐城,还原了马伯庸原著里规整的长安一百零八坊。

  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(id:htysda)了解到,早在三年前,该剧的发起方留白影视和娱跃文化,就从马伯庸手里抢下这一IP的影视改编权。2016年正是IP炒得热火朝天之时,靠着跟马伯庸的私交,留白负责人徐康在小说才写到第八章的时候,就以上千万的价格拿下了版权。

  拿下版权后,留白影视开始紧锣密鼓地物色导演。彼时《海上牧云记》还没有播出,才看了部分片段的徐康和娱跃文化CEO的林宁看中了导演曹盾拍摄大制作的能力,迅速拍板定下了他。之后平台优酷入局,定下了60集,单集超1200万的采购价格。

  作为西安人,曹盾一直羡慕拍《白鹿原》的导演刘进,希望有朝一日也可以像他一样,拍摄自己的家乡,直到《长安》的出现。

  为了拍出一个自己心目中的长安,这个入行20年的导演带着自己近千人的团队,与出品方签订了严苛的超支协议。约定只要超支,之后所有成本由其公司承担。事实上,最后因超期一个月造成的上千万的超期成本,也确实由曹盾的仨仁传媒买单了。

  到了播出期,为了更好地控制节奏,在平台的建议下,60集的体量也脱水成了48集。相比之下,《海牧》则从50集“注水”到了75集。

  优酷为此成立了专门的运营团队,花式换海报在首页推荐,还在app首页显眼位置开辟了以易烊千玺为名的专属频道。

  这是一个出品方、导演和平台相互选择、相互成就的故事。经过三年的努力,这部承载了无数人期待的古装大剧才得以问世。三年时间,从《海牧》到《长安》,从玄幻到写实,从注水到脱水,从制作精良到美学统一,《长安》能否迎来不辜负它的精品剧时代?

  2016年,影视行业IP热潮渐起,大IP的价格持续攀升。“我们是在半山腰上拿的这个IP,价格还不算很高。比后来很多人开出天价抢玄幻大IP还要早一些。”留白影视创始人徐康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(id:htysda),《长安》写到第三章的时候,他就看过,当时就觉得文字画面感很强。写到第八章时,果断拿下。即使是这样,买《长安》,留白影视和娱跃文化还是花了上千万。

  之所以这么早就买下《长安》,源于徐康对马伯庸多年的信任。“我们本身就是好朋友118开奖现场香港,经常一起聊天吃饭。老马的文笔和历史功底都很好,脑洞又大。而且他不像网文作家,有日更的压力,不用担心他写崩。”在徐康看来,《长安》的故事足够类型化,既有历史底蕴,又有美剧般的强节奏,天生适合影视化,“不需要犹豫”。

  徐康是原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高级副总裁,于2015年和原欢瑞世纪高管毛攀锋共同创办了留白影视。公司获得了知名机构的多轮投资,2016年,留白影视和娱跃文化一起开始开发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项目。

  故事有了,谁来拍呢?徐康想到了当时正在拍《海上牧云记》的曹盾。他看过一些《海上牧云记》的拍摄素材,质感很棒。“能拍好《长安》的导演,一定不是行活导演,得是一个有情怀的人。”和曹盾聊过后,他发现这个西安导演对整个长安的视觉呈现,有一套非常详实的想法。再加上曹盾有操盘上千人大项目的经验,几乎没犹豫,就定下了他。

  曹盾还记得,自己是在拍《海上牧云记》时接触到还没写完的《长安》。当时的他已经在剧组对着绿幕拍了很长时间了,很想拍一个“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”。相比《海上牧云记》这种玄幻网文,《长安》的故事基础更扎实,节奏也更紧凑,更重要的是有真实历史背景,这一点尤其吸引他。

  在曹盾筹备《长安》时,马伯庸的另两部作品《三国机密》和《古董局中局》也正在筹备。大IP越来越热了,视频网站纷纷抢购优质大IP项目,版权战进入白热化阶段。2017年3月,网传优酷以单集超1200万的价格买下《长安》的播映权。对于这个数字,时任优酷总裁的杨伟东在优酷春集上表示,买下的是全版权,要对《长安》进行系列化开发,做生态化的大内容。

  诞生于IP热潮崛起之时,筹备于视频网站烧钱版权战正酣之时,《长安》从一开始就是备受瞩目的大项目,包括联合出品方在内的投资方有十多家。这对曹盾来说无疑是一种压力。而对出品方留白影视来说,尽管有平台买单,但“做生意不是一锤子买卖”,第一次操盘这么大的项目,也很忐忑。

  在徐康看来,要做好一个项目,关键看前期,“一旦开了机,很多事情的结果都是注定的,就像黑匣子一样。”用什么样的演员,瞄准什么样的市场,这部分用户群体有多大,考虑得越细致,后期的不可控因素就越少。

 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。《长安》的筹备时间长达7个月,美术、特效等部门早在剧本阶段就已介入。演员方面,曹盾早在拍《海上牧云记》时就想过找易烊千玺演少年牧云笙,因为觉得他身上有“文人风骨”。这次请他来演少年老成的李必,易烊千玺一边备战高考一边拍戏,最终在剧组实拍了80个工作日。只有在选大男主张小敬时,投资方纠结了一下。

  当时选雷佳音时,《我的前半生》刚火,雷佳音的名气还没有现在这么大。大家对这一角色的预期都是流量明星或者高逼格电影咖。最终花落雷佳音,出乎所有人意料。所幸这次冒险成功了,如今大家在剧情之外讨论最多的,就是雷佳音在剧中的表现,无论是动作戏还是“吃戏”。整部戏,演员片酬只占30%,这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尤为难得。

  但在曹盾看来,这部戏真正的主角既不是张小敬,也不是李必,而是长安。马伯庸写《长安》是受了美剧的影响,曹盾却不打算拍成一个中国版《24小时》,他想展现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化。“唐朝没有秒表,不可能出一字幕,还有五秒。但我们有时辰,有农历节气。”目前每集片头光线渐次变化的日晷,就是他最喜欢的设计之一。

  出生于演艺世家,父母都是陕西话剧院演员的曹盾受传统文化影响颇深,知识面很广。用制片人梁超的话来说,他是个八面精通,什么都懂的人。从《海上牧云记》到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他对于展现中国传统文化几乎达到了痴迷的程度。在最近更新的四集中,他就扩充原著,细致地拍摄了造纸的工艺流程,因为“要让年轻人多看看,这可是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”。

  “走出去”是所有主创成员拍这部戏的共同心愿。为了还原大唐盛景,剧组耗资5000万在象山盖了座70亩的唐城,还原了长安一百零坊。为了生动地展现长安每一个小人物,曹盾丰富了原著中很多配角。比如忠心为主的暗桩小乙,比如爱情幻灭的妓女瞳儿,就连《长安》开篇时为狼首曹破延剃头的无名店主,也让人印象深刻。

  “只有长安真实了,这些人的情感真实了,家园的概念才能真实。只有家园的概念真实了,张小敬说我今天就想守一日长安的豪言壮语才是真实的。”曹盾说。作为西安人,他也不忘在剧中“夹带私货”。比如第二集的背景里,就有一对母女在吃羊肉泡馍。有西安人发现后问他原因,他正色道,“这还不简单,这戏万一火了,好多人去西安旅游,得落地呀,得让他们找着吃的。”

  当然,《长安》不是纪录片,并没有把唐文化事无巨细地展现出来的义务,能呈现时代气息足矣。这让导演在筹拍时面临很多抉择时刻。

  但在还原历史和可看性冲突之时,他往往会选择后者。历史上唐代的民居建筑基本都是一层,但考虑到剧中有好几场张小敬在楼顶跑酷的戏,在一层建筑上拍就像在平地上跑一样,可看性不够,最终还是搭了两层建筑。

  2017年11月,《长安》终于在万众期待下开机了。投资方中途只是去探班了几次,全程无干预。“我们从不担心最终的质量,因为素材质量一直都很好。唯一的担心就是播出端,怕不符合观众以往的观影习惯。”徐康说。

  其实,为了提高效率,减少不确定性,徐康还想过引入美剧的制作模式,但由于国内环境不适合,最终还是全部用了曹盾的班底。据梁超介绍,加上导演的徒子徒孙,还有常用的美术和造型等团队,曹盾的核心团队有一千人左右,拍《海上牧云记》时是这帮人,拍《长安》时还是这帮人,合作时间最长的人都跟了曹盾导演20年。

  成熟而稳定的团队是曹盾能拍好《长安》最重要的原因之一。拍《长安》时,镜头一扫到街道就需要大量群演,少则五六百人,多则上千人。等这些人换好衣服各就各位,大半天就过去了。如何同时协调这么多人同时拍摄?

  “我们的副导演团队比较专业,他们事先准备了很多主题。”曹盾介绍道。如果是小吃街,群众演员就主要负责吃喝;如果是一个行人穿梭的交通要道,那这条街道上就应该既有人走,也有人停留聊天。如果是祈福场所,行人的任务就是祈福、祝愿。“为什么剧中的群演看起来很‘生活’,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在这条街上该干什么,而不是简单地走来走去。”

  因为群演需求量太大,剧组还从横店、宁波、上海等其他地方的影视城抽调了大量群演。这些群众演员一般下午一点多到现场,梳妆穿戴完毕就到了晚饭时间。吃过饭后就拍一整夜,等拍完摘了头套,还了衣服,天也就亮了。“1500多人,没有一个跑路的,还是挺支持我们的。”

  戏外的小人物成就了戏里的小人物。经过长时间的拍摄,群演们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。很多剧组群演拍夜戏的时候都有人睡着,还叫不醒,但《长安》剧组很少有类似的情况发生,连玩手机的人都很少。有一两次拍摄时群演中传出手机响的声音,曹盾喊了一声“谁”,执行导演马上接了句“已经打死了”。“像这样的默契的玩笑,剧组里都很多。”梁超说。

  在梁超看来,演员的配合度源于拍摄的专业度。制定合理的拍摄计划,让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是管理千人大剧组的核心。每天晚上,各个部门都会开会,规划好明天的场地、服装和拍摄时间。要拍难度较高的动作戏了,美术部门会画分镜图,分发到每个人的手里。这次负责概念设计的ART+和北斗北工作室,也是《海上牧云记》的原班底,和导演早已形成默契。

  清晰、细致的流程管理只是拍好每场戏的第一步。导演的创造力才是成就一部好戏的根源。对《长安》剧组来说,最难拍摄的地方在于,要拍满12小时白天和12小时黑夜。但象山白天多雨,每次开拍前都要拿烘干机把地烘一遍也就算了,有时实在协调不过来,必须得在晚上拍白天的戏怎么办?

  最近更新的四集里,张小敬追三辆带着伏火雷的马车这一段落,就是晚上拍的,还拍了整整15天。本来动作导演高翔还想多要几天,被梁超“无情”拒绝。剧组为了能在晚上拍白天,特意钻研了一套拍摄技术,再辅以CG特效实现白天的效果。还有一些“黑科技”,则是用来拍长镜头的。

  比如剧中有一个烟丸横穿长安上空,指引张小敬飞檐的片段,就是用剧组自制的器材拍摄的,而非很多人以为的航拍。因为航拍的无人机挂不了大摄影机,无法载重。被人称赞的爆炸场面高速镜头,也是用剧组改装的摄影器材拍的。“这个难度特别大,要求机器在几秒钟之内拐个大弯,速度和爆炸时喷出来的火一样快。”

  多用运动镜头,可以让节奏更流畅。但这些长镜头,无疑加大了导演调度的难度和拍摄成本。让人欣慰的是,最终《长安》的超支都在合理范围内,这多亏了曹盾和出品方在拍摄前签订的严苛合同。

  按照合同约定,这次拍《长安》,如果出现超支,超支部分全部由曹盾所在的公司仨仁传媒承担。原定六个月的拍摄期,拍到第四个月时,梁超就发现可能要超期。最终也确实超期了一个月,但曹盾认为多花的钱值得,至少没有留下遗憾。

  相比《海上牧云记》因为特效超出预算,被迫追加投资和扩充集数回收成本,《长安》在项目的成本控制上要更成熟。也正因为成本都在可控范围内,《长安》的集数并没有注水,节奏一直很紧凑。

  据梁超介绍,在最初启动《长安》这一项目时,曹盾就想拍48集,但投资方出于收益的考量,还是定下了60集的体量。最终,为了加快剧作节奏,经过平台和资方的协调,大家决定还是改回原先的48集。从《海牧》注水到《长安》“抽水”,这无疑是一种进步。

  如今,回过头来复盘整个项目,徐康觉得,《长安》在制作上没有留下任何遗憾。在最难把控的市场端,在去年接连几部男性向大IP剧失利的情况下,《长安》能取得这样的播放成绩甚至略超出他的预期。唯一的遗憾在于,游戏等系列开发没能同时上线。

  据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(id:htysda)了解,目前优酷和出品方已经开始洽谈开发《长安2》的计划。长安,这座伟大城市的故事能否继续,可能还需要下一个三年才能见分晓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